其他角落

【雨→科/蟒→獒】君子之约(上)

心上有南墙:

*平行世界,请勿上升真人。


*CP是科雨雨科无差/獒蟒蟒獒无差。


*依然是直男科,勉强能算那篇知乎体的前篇吧_(:зゝ∠)_


*因为是直男科,所以…都是单箭头…


*上篇小雨视角主科雨雨科,下篇大蟒视角主獒蟒蟒獒。






*谢谢  @尘 的衣服梗,这梗上篇只有一半,另一半在下篇里。谢谢 @其他角落 要求的科雨和 @一腐经年 要求的直男科,一起满足了>< 抱歉没挺过昨天的寒流,感冒了,本来可以写得快一点的Orz...






-x-


在张继科自己没有做出决定前,谁也不出手,这是周雨和许昕之间的君子之约。不过说是君子之约,也只不过是为了防止另一个人在自己没准备的情况下抢占了先机。




当然,约定归约定,这丝毫不妨碍他们私下里沾点便宜——




比如现在。




周雨刚推开门,就看见张继科裸着上身趴在床上玩手机,头发湿漉漉地搭在额前,竟然显得格外乖巧。当然这话不能让张继科自己听见,他私下里虽没有球场上那样霸气四射咄咄逼人,比起聒噪的国乒球员们来,甚至可以算沉默寡言,但是却也是和乖巧这个词毫无关系。但是现下,湿漉漉的头发就好像是动物们身上保护色,将一只正在打瞌睡地狮子伪装成了一只乖巧的花猫。这幅模样在周雨心里泛起了不少涟漪,就像是猫爪在心尖挠了几下,痒痒的却又暖暖的。




听闻开门声的张继科真的似猫一样警惕地抬眼看了看,发现来人是周雨之后,又恢复了平日里慵懒地又带点茫然地眼神,他又埋回枕头,如大提琴一般低沉地声音透过空气,闯入了周雨的耳廓,经由神经,直击他的大脑和心房。




“小雨啊。”张继科说。




喜欢的人在裸着上身躺在自己面前,还用快要入睡一般慵懒地语调呼唤自己的名字,周雨觉得自己的脸都要烧起来了。但是为了守着和许昕的君子之约——周雨早在心里骂了自己不知道多少回了,怎么就那么天真,着了许大蟒的套,和他立什么君子之约——他不得不收敛了心神,装作生气地样子说指责张继科为什么还不吹头发。说着,还拿起搭在椅背上的毛巾在张继科脑袋上胡乱地擦揉起来。




“哎哎,小雨,你干嘛呢。慢点啊。”还在聚精会神地看着足球新闻的张继科促不妨被脑袋上的毛巾挡住了视线,激动地都快从床上跳起来了。




“张继科!不吹头发,不穿衣服,空调还开那么冷,你又想发烧是不是!”刚是假生气,现在确是真的生气了,周雨的语气强硬了一些,还瞪了张继科一眼。他刚刚给张继科擦头发的时候不意外地摸到了已经冰凉的水珠,他又试探性地摸了摸张继科赤裸的背部,果不其然也是冰凉一片。




被瞪了一眼的张继科顿时没了什么气焰,讪讪地解释道,“这不夏天,洗完澡热……”




话还没说完,就被猛然砸到身上的被子打断了。处于绝对劣势的张继科勇士不得不屈于周雨大魔王的淫威,乖乖地裹好被子,重新趴会床上,双眼渴望地看着手机,却又不敢从被子里伸出手去拿。




好在周雨大魔王并不是人性泯灭,丧尽天良。见到张继科让步,就大发慈悲:“看你的新闻吧,我给你吹头发。”




听完此言,张继科勇士如蒙大赦,抓起手机就迫不及待地追起了比分,嘴里还不忘夸赞几句:“小雨真好。”




周雨又好气又好笑,这都谁是哥哥,谁是弟弟。不过他也甘之若饴,给喜欢的人吹头发是多少人肖想不来的福利——起码许昕不能,张继科怎么着也不会让许昕给他吹头发。




该死的许昕。




想到许昕,周雨就来气。他和许昕不能算是彼此唯一的情敌,真要数,他俩的情敌何止千千万。在街上随便抓一个路人问问,都喜欢张继科,是他的粉。但是他俩是彼此认定的最有竞争力的情敌。




周雨还记得几年前,有一天许昕找他,说要找他谈谈,开门见山地就要和他立什么君子协议——在张继科自己没有意识到,不做选择的时候,他们俩谁都不能对他出手。




周雨对许昕喜欢张继科这件事情没有丝毫的意外。许昕对张继科的喜爱毫不掩饰,或者说不需要掩饰。他能长手长脚地揽着张继科,能毫无顾忌地和他撞胸庆祝,能借着培养双打默契的名义和张继科做各种稀奇古怪的事,这其中暗藏地情愫也只有张继科自己丝毫觉察不出来。




他的确是感受到了威胁,但他也不想这样就放弃了现在大好的局面。




“我为什么要答应你这个。”他问。




下了训练之后的训练室,还留着男孩子们的汗臭味,除了他俩,就只有张继科买的空气净化器还在兢兢业业地工作着。




“因为,我们才是最大的竞争对手。你不想我出国比赛的时候偷偷对他下手,我也不想你趁着和他同宿舍的关系对他说些什么不该说的。”训练结束,重新戴上眼镜的许昕看起来丝毫没有了平日里开朗快乐地模样,冷淡又平静地声调像极了在奢靡办公室中,穿着西服打领带的斯文败类。




“是嘛?比起我,你怎么不担心马龙?”




周雨隐秘地笑了笑,其实他隐约是知道为什么的,但又不肯确定。他知道张继科是一个对所有人都有明确定位的人,他是张继科认知里的弟弟,许昕是张继科认知里的兄弟,这两个位置都能轻松上位成“恋人”。




“马龙不行。”许昕评论道,“马龙是继科认定的对手,虽然我也很羡慕这层关系。但是他俩有多亲密,就有多少想打败对方。让继科猛然把对手变成对象,恐怕还是有点难度的。”




和他想得不谋而合。




周雨看着神色严肃地许昕,点了点头,“也是,那就这样吧。”




真是身处劣势如何不攻心计,他在心里自嘲地笑了笑。




猎豹和蟒蛇的对峙最后以双方签下了君子协议而告终,而作为约定另一位主角的狮子还在沉睡,对这一切毫无所知。




掌心所触之处渐渐变得温暖,原先湿漉漉的头发也变得柔软而蓬松。在暖风的助力下,张继科已经有些迷迷瞪瞪的了,他把手机放到枕头边上,手又缩回了被子里,像极了一个巨大的蚕宝宝。




这个蚕宝宝现在正努力翻身,含糊地调笑正在帮他收拾吹风机和毛巾的周雨,“小雨,无事不登三宝殿啊。你也别绕弯子,直接说呗。”




张继科对自己的撩人程度毫无知觉,他完全不知道他随随便便的一个动作就能让他调笑的对象乱了心神。所幸,他调笑的对象正背对着他,才没让他觉察出任何异样。




“我……我是来要衣服的。”周雨结结巴巴地说道,“听说李宁又给做了高定T恤,我想来蹭一件。”




听他结结巴巴地,张继科还以为周雨不好意思,笑得更欢畅了,一双桃花眼弯得像是月牙,勾去了周雨的心弦,让他呆愣着不知所措。




“你愣着干嘛。”张继科笑够了,用眼神给示意他打开衣柜的门。




“那件橙色的,给你留着呢。”




周雨拿起那件橙色的李宁T恤,指尖触碰着袖口印着的“张”字,印刷带来凹凸不平地触感。他一遍一遍地抚摸着,像是想要把这一笔一划刻在心里一样。




可是周雨知道,这一笔一划早就刻在了他的心底,就算是时间也无法擦去,他笑开了,“谢谢科哥!”




抓住了他称呼差异的张继科毫不留情,“你个臭小子,现在知道叫科哥了?!刚才你……”




周雨眼疾手快,溜出了张继科的房间,留给他一个俏皮的鬼脸,就把他的之后的话堵在了门的另一边。




他倚着门,手心不自主地放在心脏的位置,感受着那一丝丝温暖的悸动,他想,喜欢张继科真是太好了。






-x-


谢谢阅读,我们下篇见。


獒蟒蟒獒太少了我就不打tag了。

评论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