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角落

[JK]魔法生物白球球(上)

啊啊啊啊啊啊好可爱!!我是球球!!

长白:

随便写写,与真人无关


随便写写,与真人无关


随便写写,与真人无关




白球球是一只白色的、毛茸茸的、比乒乓球大上一点点的球,外形极其普通,马云网上一搜能搜出几百个同款的那种普通,但它又是一只特殊的球,这个特殊不是说天底下这么多球唯独它非要有个名字,也不是说它是一只货真价实的魔法生物,而是说它是张继科的球。


是的没错,白球球有着众多的标签,诸如神奇的魔法生物(咦)、看上去很厉害但并没有什么卵用的球(喂)等等,但它本球最喜欢的标签却是张继科的球——听上去就很了不起有没有?张继科的蝴蝶王、张继科的金刚圈、张继科的道哥……张继科的白球球!


白球球本来不是张继科的球,要了解它的来历就需要先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群能够使用魔法的人。他们自称巫师,骑着扫帚满天飞、打魁地奇、熬煮奇奇怪怪的药水以及饲养一些普通人(巫师称之为麻瓜)难以想象的魔法生物作为宠物。巫师的历史源远流长,一直以来都避免被麻瓜社会察觉到他们的存在,但随着时间不断推移,麻瓜和巫师难以避免地发生了接触,在将近一个世纪的磨合后,双方终于得以和平相处。和平的到来意味着巫师们开始使用麻瓜社会的高科技产品,相应的,巫师的魔法和与魔法有关的一切也在不经意间流入了麻瓜社会,这其中正包括各式各样的魔法生物。


白球球就是符合相关管理条例的魔法生物,或者说产物。它是几个在霍格沃茨留学的中国小姑娘利用假期鼓捣出来的东西,专门送给张继科的生日礼物。


张继科本人十分喜欢这只球,虽然它没想象里那么乖,但是外形很萌,手感也很好,因此张继科还是愿意随身携带这只球的。他的随身携带一般就是把白球球塞在自己的球包里或者衣兜里,不过他只这么干了一次,鉴于白球球的疯狂抗议,他现在带着白球球出门一般都是把它放在肩膀上,偶尔心情很好的时候会允许白球球跳到他的头上,窝在他的头发里假装自己是顶帽子。


这天一早,张继科还没从睡梦中彻底清醒过来,便觉得胸口一跳一跳地痒。他睡眼朦胧地伸手一抓,果然被他抓到一颗毛茸茸的球。


白球球仗着自己软绵绵的球身,蹭地一下从张继科掌中挣出来,准确地落回到胸膛上,刚准备趁着主人没睡醒一路往上滚,瞪鼻子上脸偷个早安吻,结果一个不小心被张继科薅着球上的毛提到半空中,连晃三下,顿时头晕眼花找不到北。


“大清早的你能不能安分点儿啊。”


张继科还没彻底清醒过来,声音里带着浓重的鼻音,眼睛只睁开一条缝,瞥了白球球一眼,立马又闭上,顺手把白球球塞进枕头底下,一个大翻身,长腿夹住被子,准备再来个回笼觉。


白球球努力了半天,刚从枕头下钻出来,一抬头——好吧,一只球做出抬头这个动作好像很奇怪,但白球球以它的球格担保,它真的有脑袋——就看见张继科微张着嘴,露出一点点粉红的舌尖,小半边脸埋在枕头里又去见了周公。


机会!


天大的机会!


此时不上更待何时!


白球球激动得球上的毛都颤抖起来,一边努力让自己的小心脏跳得没那么快,一边蹦上枕头,准备来个花式……嘿嘿嘿。


它想得很美,奈何不知哪里来的危机意识让张继科忽然睁眼,一扫之前浓重的睡意,清醒得吓人还夹枪带棒,吓得心虚的白球球一个激灵,球下一滑,骨碌碌滚下枕头,啪地一声摔到褥子上。


这一下摔得有点儿重,疼得它球上的毛都萎了。


张继科这下是真醒了,看见那颗球疼得好像都没平时圆了,又好气又好笑,屈指顺了顺球上的毛,“你说你非得早上闹我干什么?这下好了吧。”


白球球被他顺毛顺得舒服,立刻活过来了,颠颠地蹦到张继科手背上,“叫你起床呀,哥哥哥哥,我们今天是不是要去录节目啊。”


“我又不是第一次录节目,激动啥。”张继科点了点白球球,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可这是我第一次上节目!”白球球着重强调了我,“作为一只魔法生物,我也要三创!推广我们魔法生物!”


腾讯有一档主打宠物的综艺邀请了张继科和他家的球——对,没错,不仅邀请了张继科,还邀请了白球球。可能是因为魔法生物也算宠物的一种?说起来,大众一直以来对魔法生物的接受程度都不是很高,白球球大概是第一个以全然无害的姿态出现在大众视线中的网红魔法生物,霍格沃茨的官方微博账号圈过张继科好几次,提供了若干魔法生物的饲养指南,并向广大网友反复说明大部分魔法生物都是温和无害的,不需要害怕。


当然,这些白球球都不知道,它只是单纯的开心,因为要和哥哥一起上节目啦。


张继科把球放到枕头上,“你老实呆着,不许偷看我洗澡知道不?”


白球球不乐意,“我也要洗澡!”


“你知不知道你洗个澡巨麻烦?还要吹干。”张继科打个哈欠,把头发抓成个鸟窝,“昨天晚上让你洗你不洗。”


白球球心想,昨晚洗澡又不是跟你洗,要是跟你洗我肯定同意啊。


这么一想,它又委屈起来,都不愿意跟我一起洗澡,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球了?


但是又一想,白球球更委屈了,哥哥在外面本来就有很多球啊。


白球球自顾自地委屈,张继科从衣柜里翻出自己要穿的衣服一回头,发现自己的球摊大饼一样瘫在自己的枕头上,无奈叹气,“乖,嗯?”


鉴于他的语气太温柔,白球球又活了,一蹦三尺高,“听话可以,要早安吻!”


早安吻?


呵呵。


张继科用他的衣服活埋了这只色球。


 


要说白球球真的是一只精力旺盛的球,张继科洗完澡推门一出来,砰的一声,就被这只球撞了个满怀。他赶紧伸手捞住,白球球噌地跳到他肩膀上,在颈窝里蹭个不停,“哥哥你好香啊,香喷喷的。”


张继科把球扒拉下来,捏着它往浴室走。


白球球之前虽然吵着要洗澡,但它毕竟是一只长毛球,任何长毛的生物都不喜欢水,它也不例外。所以张继科把它放在架子上的时候,白球球是有那么点儿害怕的,“哇,你要干什么!不要把我扔下水道里冲走啊!”


张继科调好水温,在盆里接好水,敲敲盆边,“给你洗澡啊,你自己跳进来,还是我给你扔进去?”


白球球僵硬了一秒,“真的要洗?”


“水都放好了。”张继科一板脸,“洗不洗?”


“洗洗洗,你别生气啊。”白球球委屈巴巴地跳到水盆里,因为没多重,也就没溅起多少水花,反倒是漂浮在水面上,“我都跳进来了,你就别生气了哈。”


白球球的毛沾了水,黏成一簇一簇的,明明就是一只球而已,硬是看上去可怜到不行。张继科拿它没办法,“好好好,不生气。”


白球球小小声地跟他确定,“真不生气?”


张继科小心翼翼地搓着这只球,等于是在给他的球做全身按摩,“真不生气。”


“那我能用你的沐浴露吗?”白球球在水里蹦跶了一下,“我也要闻上去跟你一样香。”


此时此刻张继科特别想翻个白眼,但是他忍住了,还挤了一坨沐浴露到掌心里搓出泡沫,全糊在球上之后,又是一顿揉搓。


白球球被他搓得变了形,“啊啊啊啊啊谋杀球啦!!!”


 


白球球洗过澡之后还要用吹风机吹干,因为不吹干的话它的毛就没那么潇洒(嗯?)飘逸(喂!)了。毛不潇洒飘逸(…),整个球的手感就不好了,白球球的座右铭是“你可以怀疑我的球感,但决不能怀疑我的手感”,所以洗澡后吹风对它来说是必不可少的步骤。只可惜它自己没法给自己吹干,幸好张继科作为一个喜欢萌的、乖的、好看的宠物的颜控,还是很乐意把自己的球弄得干净蓬松。


说起来,可能当初把白球球送给张继科的小姑娘就是吃准了张继科的那点儿洁癖和颜控,才松了他一只白球,否则送他的就该是黑球球什么的了。


吹过干,白球球又是一只好球了,开开心心地蹦上张继科的肩膀,找到自己的专属位置,“哥哥走啦,我们去录节目吧!”


张继科收好吹风机,手机上微信对话框里恰好弹出新信息,节目组说来接他的车已经等在楼下了。这个节目连录三天,需要在外面过夜,不过张继科的行礼也只有小小的一包,几件洗漱用品而已。他拎起自己的小包,边关门边对自己肩上的球道,“一会儿看到狗,小心别被叼走了。”


白球球超级不满,“你小看球,我好歹还是个魔法生物呢好吗?”


然而事实证明,在狗狗喜欢球类物品的狂热天性前,哪怕是超自然的魔法生物,也什么办法都没有。


TBC

评论

热度(73)

  1. 其他角落长白 转载了此文字
    啊啊啊啊啊啊好可爱!!我是球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