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角落

[胖胖球][双獒]道阻且长(五)

长白:

随便写写,与真人无关


随便写写,与真人无关


随便写写,与真人无关




黑体区分两个小哥哥


张继科=2017年的张继科=29岁的张继科


张继科=2011年的张继科=23岁的张继科











正式宣布退出这次直通杜塞尔多夫的当天夜里,张继科再一次发起高烧。水也挂了,退烧针也打了,但收效甚微。医生说退烧需要时间,于是他们就只能等。


夜晚很安静,万籁俱寂,只能听见空调送着暖风的呜呜声。张继科搬了把椅子坐在张继科的床边,拖着下巴看着现在被褥里昏睡的男人。


连着病了好几天导致张继科消瘦得厉害,脸色潮红,高温烧得他嘴唇起皮,整个人陷在酒店蓬松的被褥里,显得格外的憔悴。张继科皱着眉瞧了他一会儿,转身去拿蜂蜜水。


蜂蜜是肖战拿过来的,来势汹汹的伤病几乎把张继科的食欲消磨殆尽。不是说张继科不吃,他很乖,很努力地把病号餐嚼嚼嚼然后咽到肚子里,但他吃饭的表情太过凄苦,搞得肖战都不好逼他多吃。


病号餐确实不好吃,张继科边这么想着,边撕开小包装蜂蜜的口袋挤进水杯里,兑了温水进去,单根筷子伸进去搅啊搅。


张继科病中睡得本就不安稳,这时忽然闷哼一声,像是做了什么噩梦一样,眉毛紧紧地蹙了起来,不安分地挣动。张继科见状立即把水杯放在桌子上,凑过去,搁着被子轻轻拍了拍张继科的胸口,“做噩梦了?你都这么大人了,还会做噩梦?”


噩梦里的人当然听不见他在说什么,张继科看他动得厉害,干脆甩了鞋子爬到床上,把人连着被子结结实实抱了个满怀,鼻尖正好贴在张继科的脸侧。


“都生病了就别瞎动。”张继科蹭蹭被子里那人的侧脸,“再不退烧老肖该凶我们了。”


事实上肖战才舍不得凶他们,对二十三岁的张继科是这样,对二十九岁的张继科还是这样。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抱怨真有了用,张继科渐渐安静下来,呼吸也跟着变得舒缓,再次陷入了冗长的睡眠中。张继科爬起来,盯着年长的自己看了好一会儿,忽然啧了一声。


干巴巴的嘴唇看着太碍事了。


他下了床,去拿之前那杯蜂蜜水,却发现刚才放得太急,搅蜂蜜的单只筷子掉在了地上。张继科一时间找不到别的筷子,干脆用食指沾了点儿蜂蜜水,细细地涂在张继科的嘴唇上。


张继科的嘴唇干燥却柔软,严酷的训练把他全身都锤炼得无比坚硬,但还是有那么几处地方柔软细嫩,就像张继科这个人一样,拥有一颗无比坚强的心,但仍然存在着温柔的角落。


来来回回涂了好多遍,直到张继科的嘴唇终于覆上一层亮晶晶的水色,张继科才心满意足地停下来。


张继科的嘴唇健康状态下通常是水润润的,唇色也很好看,是那种女粉丝尖叫着求口红色号的好看,当然直男如张继科并不知道这个,但这并不影响他觉得这样才顺眼。


盯着看了好一会儿,张继科傻乎乎地咧开嘴,不自觉地食指伸进自己嘴里吮了下。


唔,老肖这蜂蜜哪弄来的,挺甜的哈。


 


下半夜的时候,之前打的退烧针似乎终于起了作用,张继科总算开始退烧了。


这真是个好消息,张继科立刻在微信上将这个好消息分享给了肖战。肖战没第一时间回复,张继科看了眼表,凌晨两点。


他熄灭手机屏幕,心想,算了算了,就让老肖安稳睡上一觉吧。


空调呜呜地送着暖风,房间里温度偏高,作为一个健康的人,张继科实在无法忍受这种空调暖风营造出来的热,中途把凳子搬去了窗户旁。为了通风,窗户一直开着条细缝,凑近了就能感受到凉爽的夜风。因为一直吹着风,张继科的手指难免发凉。他刚要摸上张继科的额头时才意识到这个,于是慌慌张张地收手,贴在自己的脖子上捂了一会儿,觉得暖得差不多了,才再去摸张继科的额头。


触手处的温度比之前正常了很多,张继科又探手进被子里,从睡衣的下摆伸进去往上摸,摸到后腰上一片湿漉漉的皮肤。张继科整个人都潮乎乎地埋在被子里,想来不会舒服,但眉宇舒展,肉眼可见地比之前睡得更好。


正琢磨着要不要帮张继科擦个身的时候,房门忽然被突兀地敲响了。


这么晚了,谁会来找他?


张继科疑弧地开了门,发现竟然是刘国梁。


“刘指导?”张继科只把房门拉开一条缝,见门外的人是刘国梁也没开门把人放进来的意思,似乎潜意识里就知道这么晚了他还亲自过来,肯定是有什么事。


“我听老肖说继科退烧了?”刘国梁越过他的肩膀往里张望了一番,“不要紧了?”


刘国梁他是熟悉的,但张继科熟悉的不是这个刘国梁。怎么说呢,可能六年的时间真的足够长了,长到那些他日日都会见到的人以一种他几乎陌生的态度出现。


“开始退烧了,但还偏高。”张继科没问为什么这么晚了刘国梁还跟肖战在一起,他侧身让开门,“您要进来看一眼吗?”


刘国梁当然要进来,他一进来就被迎面而来的热气扑得一个晃悠。他摸摸张继科的额头,又摸摸脸颊,确认体温往下降了不少,而后目光扫过另一张被褥平整的床,“你没睡?”


“睡不着。”张继科替床上的人掖掖被角,“他就是我,这几天反复地烧来烧去,我还不想自己烧死在一次直通赛里。”


他的话说得很尖锐了,隐隐指责刘国梁的不关心和不作为,但这样的话听在刘国梁的耳朵里竟没有引起他的一丝不满,反而从心底涌上一种熟悉感。


这才是他熟悉的张继科,青涩的、直白的,棱角分明到不加掩饰的。


从2011到2017,六年过去,变的怎么可能只有刘国梁一个人?张继科也变了,或者说成熟了,变得内敛圆润,绵里藏针。刘国梁开始不愿意在专业技术领域外的随便什么场合面对他,那带给刘国梁一种隐约的脱控感。他意识到张继科可能会比他这一代的、下一代的或者再下一代的乒乓球运动员走得更远,但他并不想承认这些,承认了这些就像承认了他的时代即将结束一样,让他分外的不甘。


扫开脑子里的胡思乱想,刘国梁对眼前这个一眼就看得透的张继科道,“队里在和腾讯方开会,关于继科这次退赛,你也过来吧。”


这才是正题。


张继科看了眼床上的人,最终谨慎地点了点头。


 


酒店的会议室比张继科的房间低一层,他进去之后发现除了腾讯方工作人员在之外,肖战和秦志戬也在,队长马龙也在。


他拖出把椅子挨着肖战坐好,椅子腿与地面摩擦发出不大不小的噪音。张继科一直没回头,因此也就一直没注意到马龙在看他。


这种场合自然没他说话的余地,张继科明白得很,因此坐下后立刻规规矩矩地鼻观口、口观心。肖战悄悄撸了他一把头毛,权做安慰。


听了大概五分钟,张继科已经明白了这场深夜会议的内容。


直通一阶段的赛程将张继科和马龙的对决排到了最后,腾讯的企划案将科龙大战压轴,并配备了相当高端的转播系统,希望以此吸引更多的眼球。里约之后,关于国乒双子星的宣传一直就没断过,奥运决赛后科龙再次相逢绝对是个上佳的噱头,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张继科的退赛导致腾讯方的相关企划案竹篮打水一场空。更为严重的是,随着张继科退赛,现场观众数量呈直线下降,直通第一、二天热闹的景象几乎不复存在。


吸引不到足够高的热度,腾讯自然不甘心,他们向国乒提出,张继科虽然不能继续打,但现在并不只有一个张继科,所以他们希望能让这个年轻的张继科代替年长的张继科进行科龙大战。


“我们计划做成表演赛,采用最常见的七局四胜,结果不会对直通结果造成任何影响。”腾讯方给出的意见乍听之下没什么问题,无非就是多打一场不会影响直通成绩的比赛而已。


最反对这个提议的是肖战,他的理由也很充分,年轻的张继科还没拿到大满贯,多半是从伦敦之前来的,用的是旧球,直通比赛用的球没打过,勉强上场也不可能打得精彩。


秦志戬和马龙一直沉默,他们都知道这件事的决定权并不在自己手上,说多少也不会有用。


“球好解决,是哇,把比赛安排在后面,还有几天时间,可以熟悉一下。我相信继科,之前也不是没有过这种情况。”刘国梁掂量了半晌,最终这么道。


肖战、秦志戬和马龙都知道刘国梁口中的“这种情况”指的是14年世界杯,也是改球,张继科只练了一个星期的新球,就带着一针失效的封闭去参加世界杯,最终打败马龙拿到了冠军,创造了史无前例的大赛五连冠,但那也是他最后一次拿到三大赛冠军。


从2011年来的张继科并不知道2014年发生的事,但他知道张继科能顺利退赛其实还得感谢刘国梁,如果他不同意,就是死,张继科也得死在赛场上。


因此,张继科的想法很单纯,既然刘国梁维护过自己,现在又开了口,那他就没有不答应的道理。


“继科,你的意见呢?”其实这时候刘国梁心里已经有数,张继科肯定会答应下俩,但他还是转头去问本人的意见。


“我……”张继科顿了一下,下意识地去看自己的对手。


马龙蹙着眉,刘海因为缺少发胶的固定耷拉下来,眉毛紧紧地蹙在一起,脸色略为阴沉,显得担忧又不太情愿——他向张继科微微地摇了摇头。


这个马龙跟张继科记忆里的马龙几乎是两个样子,不仅是指头发更长、神色更抑郁,而是他看上去更不开心了,如果不是脸和嗓音,张继科几乎不敢相信这个被叫做龙队男人的就是那个顶着鸡蛋头呵呵傻笑的龙仔。


张继科舔了下嘴唇,“我可以,刘指导,我没问题。”






TBC




哥哥的脚伤到底怎么样啊,路透和新闻加起来看真是扑朔迷离


希望哥哥能多爱自己一些



评论

热度(145)

  1. 其他角落长白 转载了此文字
  2. lemoncine长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