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角落

[双獒] 双生(01)

长白:

明星演员哥哥K × 明星运动员弟弟科


双生二十题




随便写写,与真人无关


随便写写,与真人无关


随便写写,与真人无关






01.从出生起我就在他身边


最开始只是因为张继科录了一期访谈节目,主持人是温柔知性的女性前辈,在录完节目后照习惯发微博描述自己对节目嘉宾的印象预热节目。这条微博的最后写道,“张继科是个矛盾又复杂的人,我直觉他对我有所保留。他想了十分,可能对我只说三分,然而纵使只有三分也足够一窥这位最快大满贯、乒坛传奇的真实性格。”


这条微博本来不太起眼,女性前辈虽然是业界知名主持人,然而个人微博一向相对清冷,直到国乒总教练刘国梁转发这条微博,“别说你,这小子对我都有所保留。”


刘国梁一转发立刻引来许多关注,K也是在这个时候注意到这条微博——国乒总教练一直在他的关注人列表里,和弟弟张继科的其他同事一起躺在一个叫国乒的分组里。K点开评论,一条一条地拉下去。


“作为运动员,理应全心全意信任教练员,张继科这样不行。”


“大满贯之后张内心膨胀,连自己的教练都不信任了,活该现在输成这样。”


“人与人之间很所有保留很正常,没必要拿这个大做文章。”


“连刘爸爸都不信任,张继科怎么还不滚蛋。”


“刘爸爸真是尽职尽责的好教练,手下运动员浑成这样也不放弃。”


“张输成这样,一心想进娱乐圈,连教练都不信任,拖着不退役是就是想借运动员身份圈钱。”


“骑墙综艺咖。”


……


类似言论K看了很多年,按照他原本的习惯大概就装作没看见,等下次见到弟弟的时候拿出来跟对方分享一下这些神奇的言论找些乐子。然而,大概是那天的工作太顺利,或者手边的奶茶太好喝,又或者新换的手机用起来太顺手,总之K鬼使神差地评论了刘国梁的转发。


“懂他的自然懂,无须他多言。”


他的评论在短短几分钟内被顶上热评第一条。K的微博名跟他本名和艺名都毫不相关,难免有不关心娱乐圈、不知道微博皮下本尊到底是谁的人,所以立刻有人回复他的评论,诸如“你怎么知道”、“你有什么资格哔哔”、“你特么谁啊哪根葱”、“你这么牛比刘指导还牛你爸爸知道吗”。还是那句话,大概是那天的工作太顺利,或者手边的奶茶太好喝,又或者新换的手机用起来太顺手,K又鬼使神差地回了一条,“我懂他,因为从出生起我就在他身边。”


回过之后,助理小姐喊他去确定后天的行程,K把手机扔一边,连带把这件事也抛之脑后,完全不知道他这两条评论在乒乓球圈掀起了多大风波——张继科倒是知道,可他从来不把网络上的骂战当回事,否则也就不会有他家粉都挂在嘴边的家训“不要相信网上任何人”了。


 


信息时代,最不少的就是推波助澜的营销号和运营商。


“从出生起我就在他身边”的热搜节节攀升,营销号又转出了张家兄弟的扒皮贴,九宫格C位是K和张继科在12年拍的一组杂志照中的一张,青年明星演员和乒乓球运动员背靠背,一人手里拿着剧本,一人手里握着球拍,相同的容貌,类似的气质,相当传奇的一对双生兄弟。


吃瓜群众妄图从旧日记录里寻找二人公开的交集。


两个白白嫩嫩的小宝宝一左一右坐在张爸爸的大腿上,穿着一模一样的小背心,藕节一样圆滚滚的胳膊,粉嘟嘟的脸蛋上挂着如出一辙的懵懵表情;


两个穿着大老虎外套、深棕色灯绒裤子的小娃娃手牵手,吭哧吭哧地爬长城,其中一个脖子上挂着个玩具相机,另一个则挂着一只精致的小哨子;


小娃娃转眼长成清秀的少年,这次他们不牵手了,因为跟体校里更大些的孩子学会了勾肩搭背,一起站在潮水里对着镜头龇牙咧嘴;


转眼,他们又大了一点点,一人端着一盆乒乓球,比他们高上一点的江天一奋力从球桌下爬出来,将一个球放进其中一人的盆里;


他们更大一些的时候一起换上了红黑相间的队服,站在球桌的同一侧,聚精会神地紧盯球桌对面的双打对手;


他们本该是一对难得的双打搭档,或许也会是一对神奇的单打对手,可惜从某个时间点起,还握着球拍的只剩了一个,另一个开始出现在观众席上。


11年的鹿特丹,赤裸上身的新科世锦赛男单冠军激动到差点把自己的双生哥哥勒断气,肖战双手抓着混乱中滑落的队服努力想找个机会把自己徒弟重新裹好;


11年的巴黎,顺利拿下世界杯的双料冠军全力一扔将战袍投向观众席,偷偷从剧组溜出来的演员哥哥一把扯住球衣领口死不放手;那一年年底,横店某剧组的场务惊恐发现拍摄现场出现了两个男主角,导演血压一度因此飙升到危险范围;


12年的伦敦,新科奥运冠军扒在哥哥肩膀上来了张角度清奇的双人自拍,年长的那个噼里啪啦地发微博,“我弟弟,中国乒坛等了十二年的大满贯”;


13年的北京,顺利拿下自己第一座飞天奖杯的青年演员西装革履,意气风发,成功卫冕的世乒赛冠军坐在副驾驶上,盘算着回家用哥哥的奖杯砸核桃吃;


14年的杜塞尔多夫,创造了史无前例大赛五连冠记录的运动员仰天怒吼,一脚踢碎了场地边的挡板,某知名青年演员不顾自己的公众形象,在观众席第一排抻长了脖子跟ittf媒体部的Matt理论,表示被踢碎的挡板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拿到一块;


15年从苏州回北京的高铁上,腰伤复发的运动员疲倦地靠在座位上补眠,被帽子和墨镜武装起来的演员小心翼翼地拉高他身上的毯子,助理在他身后无声地记录下这一幕;


16年的吉隆坡,某部电影在马来西亚全境上映、好评如潮,直接导致与电影男主有着同款脸蛋的乒乓球手被疯狂围观,幸好运动员本人对此颇为淡定,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了里约,奥运村门口,在无数球迷、粉丝和记者的镜头前,明星哥哥拥抱了他无比疲惫却身披荣光、载誉而归的弟弟——那一天他们同时发了微博。


“感谢你一直在我身边。”


 


助理小姐交代完行程随手一刷微博,看见这个姿势清奇的热搜,随便一点就发现自家艺人又上了热搜。张氏兄弟的热搜体质不得不服,彼此加成完全是1+1>2的架势。助理小姐点进去,大略一扫,发现风向还行,就只嘱咐工作室随时盯着。


讲道理,这个热搜看上去真的很煽情很肉麻,助理小姐放下手机的时候还在想,K那家伙最近手头的剧本里有这种风格的吗?


助理小姐十分疑惑,只能说她对直男这个属性的了解还不够深入。但不管怎么说,K错过了最后一个叫停这个热搜的机会。等他发现热搜登顶已经为时已晚,不是没人关心这句“名言”的来历,但更多的人则是以自己的方式理解这句话,类似某种直抒胸臆的表白、真挚感情的喷薄,或者困苦逆境中的安慰、拙劣苦涩的自嘲。


K瞪着手机,心想,什么叫三人成虎,这就叫三人成虎,仿佛没有人意识到那句话于他只是陈述了一个简单的事实而已。


 


这个热搜引出的梗传播速度远比K想得快,广大吃瓜群众玩梗的热情也远比K想得更加恐怖。


次日晚上,按计划,兄弟两个要一同出席某个颁奖典礼,需要走红地毯的那种。典礼上有若干个奖项与体育有关,所以国家乒乓球队也收到了邀请。张继科获得了某单人奖项的提名,顺理成章地出席,除他之外,另有男女队各自队长和另一名女队队员赴约。


从伦敦奥运会成就大满贯以来,类似活动张继科参加得不算少,因此也就没什么紧张感。倒是另外三人鲜少经历类似场合,尤其是女队队长丁宁,脸上的妆容让她感觉怪怪的,晚礼服裙装更让她感觉浑身不舒服。她披着外套在座位上怎么坐都不舒服,最后自暴自弃地扯了下裙摆,“我说,走红地毯的时候我不会腿软吧?那么多相机,要是我拽个跟头,肯定会被翻来覆去笑上好一阵子。要是我真摔了——我从入队起可就在你们身边了哈——到时候可不许带头笑我!”


这梗传播得神速,又事关身边认识的人,刘诗雯当然也知道。她合上随身携带的化妆镜,因为平素也有化妆和穿裙子的习惯,所以也不觉得今天这种盛装有哪里不适应,“到时候让龙队扶着你,毕竟从北京队起他就在你身边了嘛。”


忽然被点名的马龙愣了下,他可无心玩梗,“别找我啊,我又没经验,我们这就继科儿有经验,找他。”


丁宁探头去找张继科,发现他在低头聊微信,便伸手到他眼前晃了晃,“别聊了别聊了,诶,到时候要见势不妙,看在我们这么多年交情上,你得掩护我下。”


张继科终于肯抬头加入对话,“什么?”


丁宁被噎了下,“我是说,一会儿走红毯,我要是腿软,你记得拖着我点儿。”


红毯?


张继科抬眼就注意到除了丁宁,马龙也盯着自己。于是他耸了下肩,“不跟你们一起走,我等我哥。”


马龙悄声移开目光,状若无事。丁宁惨叫一声,“所以你要抛弃朝夕相处的队友?”


张继科晃了晃手机,“已经跟我哥说好了。”


丁宁连声哀叹,刘诗雯拂去自己短裙裙摆上的一丝褶皱,随口安慰道,“这也没办法啊,大宝贝儿,毕竟是人家哥哥,难得见一次。我们这些成天见的,当然不值钱了。”


“谁让我们没个好哥哥,是不是。”马龙插话进来,“这圈子这么乱,得亏有你哥哥照应你。”


“哪个圈子还没点破事,又不是所有人都乱。”张继科轻描淡写地道,“不就是走个红毯,当成奥运会入场,分分钟拿下。”


丁宁小声嘀咕,“说的像奥运会入场就不紧张似的。”


“有了哥哥抛弃队友。”刘诗雯幽幽叹口气,“也对,毕竟是一出生就在你身边的哥哥么。”


张继科假装自己没听出来这个快被玩坏的梗,淡定地对司机道,“前面路口停一下,我下个车。”


 


车子离路口尚有十几米远的时候,眼尖的乒乓球运动员们就发现K已经等在那里了,站在车子旁边,披着件极其显眼的亮橘色羽绒服,冲他们车子挥了挥手。张继科下车时顺手拽走了自己的外套,一件亮黄色的羽绒服,比K的那件更加扎眼。他钻进K的车里,发现K身后的助理小姐坐在副驾驶上,裹了件长款纯黑羽绒服,对他那件荧光黄无奈摇头,“这审美真是一模一样,唉,没办法,谁让——”


“麻烦你闭嘴。”K扶额,心想这梗就这么好玩吗。


K的助理小姐业内人称魔女,自然不会轻易被K吓住,“谁让你一出生就在阿科身边呢,被崩坏的荧光色审美传染了吧。”


“我哥那件其实也是我的。”张继科不痛不痒地为兄长的审美辩解了一句,转而拍拍K的肩膀,“还有,哥,自己作的死,不能不认。”


“住口!”K简洁地道,他今天真是受够了这个梗。


张继科耸耸肩,如K所言的住口了。


 


说话的功夫,车子已经走到了红毯的候场区。被魔女助理嫌弃的荧光橘和荧光黄被一同扔在车里,兄弟两个身着款式相近的西装并肩踏上红毯。


K的影迷和张继科的球迷立刻爆发出一阵欢呼。兄弟里年轻了几分钟的那个拽着哥哥的手朝欢呼声最大的方向挥了挥,不出意料地引起了一阵伴随着尖叫的骚动。


“你就嘚瑟吧。”K在张继科耳边小声说了一句。


张继科眨眨眼,那意思,我嘚瑟我开心。


路过采访区,待闪光灯咔咔地响了好一阵后,主持人才姗姗过来。很明显主持人分不出哪个是哥哥哪个是弟弟,幸好K及时救场,主持人才涉险过关。


“你们兄弟两个真是太像了,我估计一会儿进了内场分不清你们的人会更多。”主持人似真似假地感慨一句,忽而靠进张继科,“这位是弟弟吧,乒坛大满贯张继科?”


张继科接过话筒,含笑点头,“对,是我。”


“我注意到刚才好像你哥哥对你说什么?方便透露一下他说了什么吗?”


“这个当然方便。”张继科道,“我哥刚才跟我说,好像在场的我的粉丝声音更响亮一些。”


现场顿时传来一阵高分贝尖叫,主持人夸张地堵了下耳朵,“粉丝们果然很热情啊。”


张继科抬手做了个压声的手势,尖叫声顿时弱了下去,他后面的话得以被话筒清晰无误地收音,“开个玩笑吧。我哥的粉丝都是影迷,电影院里需要安静。我的粉丝是球迷,球场上来的可能都比较能喊,因为竞技体育需要这种激情吧。”


K适时插话,“你就在那儿给自己加戏,我说的可不是这句。”


主持人看准时机,“这么说,那如果在某个场合,为对方欢呼的人比自己多,你们会不会妒忌对方呢?”


“怎么会?”


K刚要回答,就被弟弟抢了先。张继科握着话筒,轻飘飘地瞥了他一眼,眼神促狭,K心里立刻涌上些不祥的预感。


果然下一句——


“毕竟我们从一出生起就在对方身边啊。”


 


 


TBC




从此以后只能半夜更新,sad

评论

热度(162)

  1. lemoncine长白 转载了此文字
  2. 其他角落长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