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角落

【all向清水向】Theater

扎心了

IanMcMcEwan:

娱乐圈au,背景架空,略参考好莱坞黄金时代背景,但社会制度发展程度更趋近现代,绝无现代娱乐圈影射。


下划线表示戏中戏


叫圈子的,性质大概都差不多。


Chapter 1 停摆


从酒店出来,长枪短炮瞬间将带着墨镜的张继科包围。


“继科,这次重回舞台剧,有什么感想。”


“其实我本身就是舞台剧出身,这次能够回归,我也感到很开心。”


“有许多人质疑,你的超高人气对于舞台剧的推广并不有利,因为带来的大批观众可能根本不懂舞台剧。”


大部队骤然停下。


张继科站住,摘下了眼镜,他有双公认的传情的眼,此刻结了冰,直视刚才发问的记者,直到记者的脸彻底僵掉,假笑稀稀拉拉的挂在脸上。


然后他开口,语气是说不出的冷漠:“你说,主创有权利去质疑观众?”


然后他重新带上墨镜,大步流星的向前走,面对嘈杂提问再没开口。


刚才提问的记者僵在原地,白天才吐出一句:“装什么装,比谁都脏。”


上了车后张继科靠着座椅放松脊椎,车里缓缓流出了钢琴曲,周雨示意司机把声音调小:“哥,要不咱们今年开始给媒体送礼吧。”


“有那个精力不如去想点有用的,我不在乎他们怎么写我,我想了想上次在灾区捐的小学应该已经破土动工了吧。”


“嗯,两天前就开工剪彩了,我按照你之前的要求,直接拒掉了剪彩的邀约。”


周雨划开平板,门户网页的娱乐版头条赫然是加粗的字迹:耍大牌,张继科黑脸怼记者,“耿直”还是没素质。


剩下还有几条新闻,有新星樊振东的片子入围了影展,有盘点这些人的演技吊打小鲜肉,配的是马龙,马琳的图片,有许昕给自己主演的电影唱的插曲获得业内好评。


周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烦躁,自顾自的生了会闷气,想了想还是不甘心:“你不在乎我在乎,明明就是送点礼请几顿饭的事情,我自己做,他们那么写你你知道我多难受吗?”


等着张继科的反应,却看到他已经睡觉,沉睡中他卸去了盔甲,几乎有点天真的意味。自从接到这个舞台剧张继科就开始失眠,周雨知道他很反感同性的碰触,当然除了相熟要好的人之外,只要熟了张继科比谁都黏人,当初学校里发生的事情张继科不提可这么多年圈内混下来周雨大体上也知道个来龙去脉,张继科当初以专业课第一,文化课第二的成绩考入戏剧学院,大二的时候就被破格在毕业大戏中饰演一个比较重要的配角,那次他饰演女主天真不谙世事的少爷弟弟,被人拍了视频放到微博上,没想到引起了不小的反响,高颜值加上驾驭这种不复杂角色游刃有度的演技让他频频上热搜,曝光的打瞌睡照片也作为表情包各种流传,张继科那时醉心实验艺术推掉不少戏剧邀约,但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人的前途不可限量,可大三下学期张继科突然被学校开除,给出的理由是打架违反校规,整整三年消失在主流的视野之外。


可业内的人大概都知道,打架是真的打架了,关键是为什么,故事的另一方是有名的富二代,和张继科纠缠了不是一天两天,同性恋,包养,混乱关系导致的暴力行为可以彻底杀死一个天才少年的前途,尽管张继科走红后这段历史被掩埋,可仍然以各种途径传播着,许多版本没有限制的挑战着道德的下线。


然而故事一定不是这样的,周雨默默的想,张继科甚至连同性的触碰都反感,甚至几次公然起过冲突,可真相是什么根本不重要,张继科漠然承受的做错事的惩罚,也许他只跨错了一步,可人人都想他填海谢罪,似乎他走远到银河,在群体性的惩罚甚至是虐待中获得近乎高潮的快感。


周雨叹了口气,也靠在座椅上,我名下唯一的艺人非科班毕业,舆论对他很不友好,他甚至背景不清白,可我比尊敬任何人都要尊敬他,比爱任何人都爱他。


“刘总监,张继科马上就来排练了,您现在能告诉我,为什么要邀请他来演这个角色吗?”新科影帝马龙看着镜子中自己的脸。


总监刘国梁放下了手里的手机:“这个决定不好吗?你的各种实力都被业界认可,虽然不在乎,多点人气更好,继科也可以借这个机会重回舞台剧舞台。”


马龙笑了下,这个笑几乎有些嘲笑的意味,不知道是对谁:“这对他有些残酷吧,我昨天看到他排练后在厕所里吐。”


刘国梁摇摇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他总要跨过这一步,这对他是种锻炼。”


马龙不说话了,自己脚下的路总要自己走,没谁能代替谁,他也有许多事情要操心,绯闻满天飞的张继科几乎没交过正经女朋友,绯闻绝缘体马龙最近却因为女友要公开恋情而烦心。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命,就像当初张继科被学校开除,他临时顶上毕业大戏的主角,受到业内的关注一样,可他也知道,张继科为什么对同性的事情如此抵触,甚至排练完同性题材的舞台剧都会难受到要到厕所吐。


被富二代盯上,为了不牵连同学而冲动的单刀赴会,被强迫,富二代拍了照片纠缠不休,打人,被开除。


马龙仍旧看不出表情:“我不是多管闲事,只是觉得他肯定演不好,压力太大了。”


刘国梁笑笑,也看不出情绪:“我相信你能演好。”林高远敲了敲门进来:“龙哥,科哥他们来了,秦导让你快点出来。”


一向沉稳的秦山此刻五官都愤怒到扭曲:“操,你在我单位这么闹,万一我女朋友知道了怎么办?”


罗云漂亮的五官写满嘲讽:“我作为你的男朋友知道你有女朋友都没疯,她也许也能接受你这个正人君子喜欢男人。”


秦山愤怒的走到罗云面前:“她不像你,她不疯。”


罗云凑到秦山的耳边耳语:“她比我疯,她早就约我出来谈判过,说要给我钱让我离开你,我回敬她我要没和你私奔现在还是洛城首富的大少爷,要不我给她钱,让她离开你。”


秦山觉得曾经爱到骨子里的人看起来像是被嫉妒冲昏头的魔鬼,双手像是有自己意志般掐住罗云的脖颈。


“对不起停一下。”张继科脸色难看,快步走到台下。


众人交换了个眼神,张继科不是自己人,是剧团请来的外援,又是个风口浪尖的人,面子上的功课还是要做足的。


总导演秦志戬在周雨起身前跟了上去。


门口一阵骚动,周雨回头一看是势头很好的新人樊振东来探班。


幕后的不论,台前的总要寒暄一阵,樊振东笑眯眯:“诶,怎么没见到继科?”


周雨自然要负责回答:“科哥这几天不舒服。”


“我听说了,”樊振东打断周雨的话:“昨天他演着演着就吐了,我好像听说,有空的闲余时间,我和科哥又熟,可以帮他搭搭戏,也可以赶赶进度。”


马龙笑的宽和:“不好吧,这戏的情感冲突一直都很激烈,他下台和你排,上台和我排的时候情感容易断裂。”


周雨出来圆场:“龙哥是前辈,说的有道理。”


镜中的人消瘦苍白,因为长久失眠而挂上黑眼圈。


秦志戬给他递水:“继科你没事吧?”


张继科的语气疲惫:“对不起秦老师,我耽误进度了,本来进组是想帮着推广舞台剧,没想到,是我的错。”


“怎么会,之前舞台剧的上座率不足二成,马龙拿了影帝后有好转,但有半数人就不错了,这次一宣布你也参与主演,一天内票就售罄,确实推广了舞台剧。”


张继科却没有接话,低下头不语,几乎有些无礼的意味。


秦志戬在学校当老师的时候就不太喜欢这个锋芒毕露的孩子,他有一阵风头超过了早早成名的马龙的时候秦志戬内心对他更加抵触,可难得他来推广舞台剧,秦志戬在外界又以君子闻名,面子上对张继科便格外照顾,可此刻他完全不搭理自己也确实让人生气。


气氛僵持了几分钟,张继科突然有些兴奋的开口:“秦导我感受到了,我一直在排斥这个角色,可这个痛苦不堪的角色要理解他必须要用自己的痛苦共情,此刻我这种自我厌弃的情感可以作为一种情感链接,我想通了,我能演好的,请你相信我秦导。”


秦志戬表情复杂,一半是欣慰,一半是难言的烦躁。


张继科和马龙不同,马龙认真研究剧本,坚持健身,和媒体打好关系,演什么像什么,张继科有能够和角色融为一体的灵魂,有灵犀一动天赐的灵感和悟性,让爱他和恨他的人都永远无法放手。


他们不同,也就意味着自己和马龙所坚持的体系也许不是最佳的。


这让他痛苦。



评论

热度(255)